寒月凌

只是一隻華山上的小咩蘿
目前努力刷存在感中

習慣和喜歡(星光)

  自從離開廢墟醫院後,風谷光和月宮星也只要有空就會到搖籃曲看看花山樱,陪她說說話。通常星也會比小光早到一點,在靠近門口或靠窗的位置坐下,淡然的看書、喝茶。如果小光比星也早到,則是坐在吧檯前,喝點茶、吃甜點,時不時小聲抱怨學校同學。
  比他們早放學的小樱,每天都會做一些簡單的餅乾給他們,一來鳥井道真的料理堪稱劇毒,二來這也是小樱對他們表示感謝的方式。做完餅乾,請道真幫他們泡杯红茶後,小樱就會捧著成品跑到星也或是小光旁邊,說說學校發生的事、寫寫作業,一起等另外一個人。
  剛開始小樱總覺得有點奇怪,單獨跟其中一人在一起時,氣氛會特別安静。星也的話,這麼安静還說的過去,但是連小光都這樣,小樱默默觀察了一段時間,即使碰到小愛那件事,之後也仔細的看著那兩個人。

感覺……星也哥哥跟小光哥哥的互動,跟面對其他人時不太一樣呢。

  年紀還小的小櫻自然不懂感情這件事,抱著滿心的疑惑跑去找二子小姐。經過仔細思考後,小樱覺得去找二子姐姐是最好的選擇,對爸爸說不出口,道真哥哥的話,說不定會直接問星也哥哥他們,這樣太尷尬了!
  於是,在咖啡廳打烊後,小樱拉著二子姐姐跑到角落小聲的問她。
  「二子姐姐,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嗎?」
  「嗯?可以啊!」
  「是……有關星也哥哥跟小光哥哥的事。」
  「他們怎麼了嗎?」
  「就是……我總覺得,他們之間好像、嗯……跟其他人不太一樣?」小櫻遲疑的開口。
  「跟其他人不太一樣?」
  「嗯,我也不太清楚該怎麼說,就是覺得……有點奇怪。」
  「這樣啊……那、明天他們過來的時候,我在仔細觀察一下好嗎?」二子思考了一會說道。
  「好!那就拜託二子姐姐了。」小櫻開心的說,「謝謝二子姐姐,不好意思,還把你留下來說這件事。」
  「沒關係的,小櫻下次有甚麼問題都可以問我喔!」二子摸了摸小櫻的頭髮,隨後看了看手表,「唉、時間差不多了,小櫻我先回去啦,明天見。」
  「嗯,二子姐姐回家路上小心喔!明天見!」
  二子向小櫻揮了揮手,轉身踏出大門。

  隔天下午,小光踩著略顯無力的腳步走進搖籃曲,習慣地坐上吧台的位子,帶著微笑向其他人打聲招呼,小櫻如往常般捧著餅乾走過來,二子因著職務之便在他們座位不遠處小心的觀察。
  「小光哥哥今天早啊。」首先,平常的打招呼。
  「啊啊、是啊,今天提早放學了呢。」小光很平常的笑了笑,不過能從他飄忽的眼神中看出,他似乎有什麼心事。
  「小光哥哥看起來很沒精神呢,發生什麼事情了嗎?」小櫻有些擔心的問。
  「沒什麼事啦,小櫻別擔心了。」小光依然逞強的笑著。
  見此,小櫻也不好意思逼問他,「唔……小光哥哥嘗嘗看我試做的甜點吧!」說著,便拿起盤子裡一塊乳白色、形似玫瑰花的點心給小光。
  「咦?這是甚麼啊?好像從沒看過呢。」小光接過白色的甜食塞進嘴裡。
  「這是蛋白霜喔!是我昨天翻食譜的時候看到的,想說材料很簡單也不難,就來試試看。」小櫻開心的說著。
  「欸~小櫻好厲害啊。」小光伸出沒有拿糖的那隻手拍了拍小櫻的頭。
  「欸嘿嘿~小光哥哥喜歡就好!」
  兩人又聊了幾句,沒多久星也推開了搖籃曲的門,叮鈴敲響著的風鈴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。
  「下午好。」淡漠的說著。
  「啊、月宮,你好啊!」小光朝氣勃勃地打招呼。
  「星也哥哥下午好!」
  「星也你來啦。」道真向他揮了揮手,又拿著餐點走向其他客人。
  背著背包,星也走向小光身旁的空位,看了看他們,突然對小光說:「怎麼了?」
  「欸……沒什麼事啦。」搔了搔綠髮,小光有些窘迫的笑著。
  「……」星也面無表情地看著他,看了很久,小光則是不自在的移開視線,星也掏出口袋裡的手機按了幾下,拿到耳朵旁,「喂?火威嗎?你是不是……」
  「哇啊啊!月宮你住手啊!我說、我說!」眼見月宮要打給自家妹妹,小光慌慌張張地說著。
  很乾脆地放下手裡的電話,星也一動不動的望著小光,「說吧。」
  「就、那個……小明說要跟同班同學一起出遊,我放心不下。」
  「哈啊……」星也嘆了口氣道,「有說跟海音寺單獨出去?」
  「沒、沒有。」
  「那不就好了,就算是跟海音寺單獨去,我也覺得沒什麼好擔心的。」
  「怎麼可以這樣!我絕對不會讓小明跟那傢伙單獨過夜的!」小光氣得直跳腳。
  不管一旁大聲嚷嚷的風谷,星也拿起眼前的蛋白霜吃了一塊,「小櫻,這很好吃,謝謝你。」
  「星也哥哥喜歡就好!」啊、又來了,每次小光哥哥因為星也哥哥的話氣得跳腳時,星也哥哥都會吃一口甜點,然後笑著稱讚我。
  「嗚嗚嗚……我要回去了啦!」小光見月宮不理他,一溜煙沖出搖籃曲。
  「哈啊……那我也該回去了,多謝招待。」說著,星也順手拿起小光遺落的背包向他們道別。
  「欸欸?怎麼都回去了?」好不容易忙完的道真,看見吧檯只剩小櫻和二子,有些難過的說。
  「星也哥哥突然想起來有事就先走了。」小櫻習以為常的說著善意的謊言。
  一旁的二子就這樣默默的看完所有經過,直到下班時才牽著小櫻到角落小生的討論。
  「小櫻,你說他們平常都是那樣?」
  「嗯,對啊!如果今天星也哥哥比較早來的話,就會一邊看自己的書,一邊喝紅茶,有時還會幫我教我寫作業。」
  「然後呢?沒有吃點心?」
  「好像沒有呢,星也哥哥只有在小光哥哥氣得跳腳的時候才會吃點心,然後笑著誇獎我。」
  「……小櫻,依照二子姊姊今天觀察下來的結果,」二子一臉沉重的說著,「星也跟小光都很喜歡對方。」不過他們都沒自覺就是了。
  「欸?這樣不是一樣嗎?小櫻也很喜歡他們啊。」
  「不、不一樣的,小櫻,二子姊姊說的喜歡是向小櫻的爸爸喜歡小櫻的媽媽一樣。」
  「可是,星也哥哥跟小光哥哥都是男生耶?」
  「小櫻,喜歡是不分性別的喔,喜歡就是喜歡,沒有理由。」
  「唔……小櫻不是很懂,不過就是不一樣的,對吧?」小櫻努力的思考著,「小光哥哥對星也哥哥跟小光哥哥對我的感情是不一樣的對吧?」
  「嗯,是不一樣的。」
  「這樣小櫻好像比較懂了,謝謝你,二子姊姊。」
  「不客氣。」二子笑了笑。

  之後的某天,人潮洶湧的搖籃曲咖啡廳內,星也坐在背對門口,靠窗的位子喝著紅茶,身後的風鈴聲沒有停過,對面的小櫻正努力寫著功課。
  突然,小櫻抬頭望著一如往常早到的星也,問了一句:「星也哥哥,你喜歡小光哥哥嗎?」
  星也聽到這句話,停頓了一下後說:「……嗯,喜歡,很喜歡。」淺淺的、溫柔的笑著。
  接著身後傳來重物落地,和一陣凌亂、漸行漸遠的腳步聲,星也放下茶杯,拿過一旁的書包,站起身說:「小櫻,謝謝你。」
  「不客氣。」小櫻帶著燦爛的笑容,注視著星也拿起地上的背包,然後離開咖啡廳的背影。
  「小櫻,你都不疑惑為什麼他知道小光在背後嗎?」二子一臉驚愕地走過來問。
  「不會啊,星也哥哥應該是習慣了吧。」習慣小光哥哥的腳步聲和令人感到舒服的、微風般的味道。

评论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