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月凌

只是一隻華山上的小咩蘿
目前努力刷存在感中

吃醋(星光)

  「月宮,我跟你說啊!羅輝她……」風谷話還沒說完,就被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。
  「那、那個,月宮學長,這是我親手做的餅乾,希望你喜歡。」璃緒紅著臉拿出包裝精美的餅乾說。
  「不用了,我不太喜歡甜食。」月宮稍微抬起視線,語氣冷淡的說。
  「呃……就當作月宮學長保護我的謝禮。」
  「那你拿去給小櫻吧,真正讓怪物消失的人是她。」
  「我……」璃绪原本還想說點什麼,看到那個波瀾不驚的雙眼,只好把話吞回去,垂頭喪氣的離開。
  「你剛剛原本要說什麼?」月宮看到她離開,眼神轉向剛才被打斷的風谷。
  風谷沒有接著說下去,反而面無表情的回看月宮:「啊啊……沒什麼,突然想起家裡有點事,我要先回去了。」接著也不給他反應的時間,拿起書包就離開了。
  「……?」面對風谷突如其來的怒氣,月宮不解的皺了皺眉,隨後拿起包包,向其他人道別,也離開了咖啡廳。
  負責櫃檯的二子看見小光面無表情的衝出咖啡廳,悄聲問著一旁的小櫻。
  「發生甚麼事啦?」
  「我也不太清楚,只知道原本光哥哥在跟星也哥哥講話,然後璃緒姐姐突然拿了餅乾要送給星也哥哥。」
  「那星也收下了嗎?」
  「沒有,星也哥哥不知道說了什麼,璃緒姐姐拿著餅乾離開,之後就是這樣了。」
  「原來如此,這下可有趣了。」聽完一切經過,二子勾起耐人尋味的笑容,看著星也離開的背影說著。

  「嘖。」看著課本上一成不變的文字,星也有些煩躁的皺眉。
  坐在他附近的前田偷瞄著從前幾天開始就不太正常的月宮,後者正不耐煩的以指節輕敲桌面,無視臺上怒瞪著他的老師。
  下課後,月宮不如以往沉默的在位子上看書,時不時抬頭看時鐘,好像趕著去哪似的。
  「喂,月宮,你最近在忙什麼啊?看你一整天心神不寧的。」偷看了好一段時間,前田終於忍不住跑到他旁邊問。
  「沒什麼,跟你沒關係。」簡單的一語帶過最近的反常,月宮努力讓自己表現的跟平常一樣冷靜。
  「你騙誰啊,認識你的人都知道你最近不正常,到底怎麼了?」
  「真的沒什麼。」月宮低下頭看著書說,「我要看書,你安靜點。」
  看他又低下頭,一付不想理人的樣子,前田摸摸鼻子離開,打算用自己的方法查出來,既然本人問不出來,就從其他人下手。
  接著,上課鐘響起,月宮持續著足以惹惱教課老師的行為,直到今天的課上完為止。
  放學鈴聲剛響起,來不及等老師說下課,月宮抓起收拾好的書包一溜煙衝出教室,留下怒氣沖沖的老師和一頭霧水的同學們,前田看著他空無一人的座位,心想著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。
  離開教室的月宮這時正急匆匆的跑向絲川中學,就因為那個本該每天見到面的人竟然沒出現,還不只一天。踏入不算陌生的校園,走在還算熟悉的走廊上,憑著這幾天的印象,月宮很快就找到風谷的教室,意料之內的看到一男一女正拉著他說話。
  「風谷。」輕喘著氣,月宮盡量平穩的喊。
  「……!」風谷沒有回頭,反而對他的同學冷嘲熟諷,「原來這就是你們硬留我下來的原因啊?如果你們肯在課業上這麼用心,要超越我應該不難吧?」竟然為了把我留下來這麼用心的找話題跟我聊。
  「喂!要不是看你最近一整個人都不正常,你以為我這麼無聊嗎!」
  「不好意思,麻煩你們了。」月宮趁著他們互看不順眼的時後,快速走到風谷身後,抓住他的手。
  「你!」用力的甩了甩手,發現甩不開,風谷氣結。
  「啊、啊,這傢伙就交給你了。」看見月宮來了,白鋒擺擺手,像鬆口氣又像無所謂的回座位拿書包走人,影沼也盡忠職守的跟在他的公主身後離開,還順手關上門。
  隨著腳步聲逐漸遠離,月宮一把將風谷轉過來緊緊抱住。
  「你放開我啦!」雙手抓著月宮的上臂用力拉扯幾下,身體也不斷扭動掙扎。
  「不要動。」因為擁抱而靠在耳邊的嘴,隨著說話的動作,呼出一縷縷熱氣,讓風谷紅了耳廓,掙扎的動作也變得微弱。
  月宮眷戀的感受著屬於風谷的氣息,和擁抱時的觸感,「終於抓到你了。」
  「什、什麼啊……」風谷沒有繼續想著要掙脫,月宮索性就這樣對他興師問罪。
  「你那天是怎麼了?」
  「就說突然有急事啊!」提起那天,風谷的情緒不免激動。
  「是他們自己纏上來的,我沒有收。」沒有繼續追問下去,月宮接著說。
  「誰管你收不收啊!」
  「所以,我說你到底在吃哪裡來的醋啊。」
  「我才沒吃醋!我為什麼要吃醋啊!」風谷羞惱的大喊,「你不過就是受歡迎了一點,我為什麼要為了這個吃醋啊!你……」
  「光。」簡簡單單的三個音,透過耳膜,成功讓風谷光安靜下來。
  「……你不要,每次都用這招。」即使這麼說,光還是不可抑制的紅了臉。
  「不這樣,你會安靜聽我說話嗎?」月宮知道這樣做對光的殺傷力有多大,好心情的笑了笑。
  「我不知道你為什麼這麼生氣,我沒遇過,書上也沒寫,但是我知道這時候不抓好你,你又會跑到一些奇怪的地方找死。」月宮罕見的說了這樣一大串話,「如果你真的不想再看到這種事,我會盡量避免。」
  「你……我……好啦!原諒你啦!」看在你難得說了這麼像情話的份上。
  「那就趕快走吧,一會學校關門,我們就出不去了。」瞬間恢復成原本的樣子,月宮拿起剛剛匆忙丟在地上的書包背好,順手提起風谷擱在座位上的包,過程中手不曾放過。

  幾天後,在搖籃曲內,風谷正唸著妹妹又跑去哪裡、學校同學有多討厭等等,月宮則不時喝口紅茶,看向說得口沫橫飛的風谷,清淺的笑了笑,又低下頭看書。畫面一片柔和,偏偏有人不識相的去破壞這幅美景。
  「那、那個,月宮學長。」
  「有事嗎?」這次連抬眼都懶得。
  「這是我……」
  「風谷,過來。」毫不留情的打斷女孩子的話,月宮叫住那個正打算跑掉的人。
  「幹嘛?」雖然不滿,風谷還是心不甘情不願的走到月宮旁邊。
  月宮等人站在他面前時,抓著他的手施力往下拉,讓風谷跌坐在自己身上,接著趁他還沒回過神時,壓住他的後腦杓吻上去。
  不只風谷傻了,連店內一直在關注他們的小櫻和二子也呆呆地看著他們,更不用說原本要跟月宮告白的女孩。
  一吻完畢,月宮冷冷的看向那個女孩,「如果沒別的事,就請你離開。」
  「我……對不起!」女孩難過的推開咖啡廳的大門跑出去。
  月宮低頭看著懷裡的風谷,在他耳邊輕聲問道:「這樣……還滿意嗎?」接著惡質的朝他耳廓吹了口氣。
  「……」風谷沒有說話,只是努力把燒紅的臉埋在月宮懷裡。

评论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