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月凌

只是一隻華山上的小咩蘿
目前努力刷存在感中

聖誕節賀文(平田)

  十二月二十五號,是西方的聖誕日,就像他的名字一樣,是個神聖的日子。在這種時候,特務室也格外清閒,畢竟那些亡者生前還是人類,多少對於這種節日有所忌憚。
  雖說獄卒在本質上還是鬼,卻不會對這種東西排斥,西方的神可管不到他們,更不用說這一天肋角先生會給他們放假。
  放假的日子就該拿來睡覺,田嚙窩在溫暖的被窩裡,稍稍動用了一小點腦細胞想著,臉上沒睡醒的呆滯神情在聽見那道吵人的聲音後變得有些狠厲。
  「田嚙~田嚙、田嚙!你看!我剛剛在房間發現這個東西欸!」
  平腹一早起床就看見床頭擺著個大箱子,外面還裹著漂亮的包裝,綁著緞帶,興高采烈的拆開後,裡面放的不是心心念念的遊戲機,讓他有些失望,但是裡頭各式各樣的器物卻勾起了他的好奇心。他不是白痴,這些是用來幹什麼的,他當然知道,更不用說旁邊還有簡單明瞭的用途介紹。
  向來都會將好東西和好搭檔分享的平腹,這次理所當然的抱著整箱東西跑來找田嚙。幸好他還記得把箱子蓋好。
  「田嚙~!」
  「吵死了!」田嚙滿臉不爽的打開門,剛睡醒的他連換衣服都懶,穿著黑背心短褲露出一大片蒼白皮膚,「你要幹嘛?」
  盯著他這副模樣發癡的平腹,眼睛亮閃閃的,田嚙直覺接下來沒好事。
  「田嚙!我們來玩這個吧?玩這個!」
  「我要睡覺。」
  「欸~為什麼!來玩啦田嚙!今天又不用出任務,田嚙不要老是在睡覺啦!」平腹不甘心的嚷嚷,「來玩啦~」
  「嘖。」算了,大不了等等揍暈他。
  田嚙最後還是讓他進房,房門關上的剎那,他好像看見偶然經過房前的佐疫,臉上掛著溫和到詭異的笑容。

(部分完整內容請至貼吧搜尋)<-貌似忘了沒有傳(#

  「田嚙,早安!」平腹摟著仍全身赤裸的田嚙興奮的打了聲招呼。
  昨天被平腹玩弄了一整天的身體,現在仍然腰酸背痛,尤其是那個隱密的地方,還能感覺到脹痛,似乎是腫起來的樣子。
  「……我要殺了你。」沙啞的幾乎沒了聲音的嗓子,乾澀的擠出這句話。
  「欸欸欸?可是田嚙明明……」
  「安靜點,我要睡覺。」快速打斷他還沒說出的話,田嚙閉著眼往平腹懷裡小心的挪了挪。平腹眨了眨眼睛,也跟著閉上雙眼,平穩的呼吸聲迴盪在彼此之間,冬日的暖陽悄悄的偷窺著一室靜謐,兩人睡的越發安穩。

评论

热度(4)